Search
  • 台北榮總莊其穆醫師

下一個世代的卵巢癌奈米藥物即將問世

在臺灣現代富裕社會中,曾聽過有病人是活活地餓死的嗎?本院婦產部婦實驗室主任莊其穆從擔任住院醫師開始,一直到現在升任為主任醫師,親眼目睹不少卵巢癌病患生不如死、被餓死的慘況。早在住院醫師期間,莊主任就立下宏願,要開發新技術,幫助這些卵巢癌患者。

迄今,已有初步成果。莊其穆主任回憶說,住院醫師時,跟著婦產部門師長學習,接觸到卵巢癌病患,他看到不少卵巢癌病患到罹病末期時,因腫瘤過大,無法進行開刀切除手術,腫瘤壓迫到腸胃組織,造成腸阻塞,病人全身瘦骨如柴、肚子卻鼓善用中醫的治療原理,將可降低病患對藥物依賴,或減輕副作用。

根據本院傳統醫學科主治醫師楊仁鄰的臨床經驗,不孕婦女在不孕症治療過程中配合以中醫藥調理體質,可提高受孕率;高血壓患者服用中醫師開立的中藥,可減少降壓藥的用量。楊仁鄰醫師表示,不少女性都有痛經的經驗,有人稱「紅色的夢魘」,因嚴重痛經會影響到日常生活運作,甚至無法工作、上學。痛經原因很多,可能是子宮內膜異位、子宮肌瘤等,還有些是婦產科檢查找不出原因,稱「原發性痛經」。原發性痛經女性從初經2年內就會出現痛經症狀,從此以後可能常年都深為痛經所苦。起如一座山。因腹脹嚴重,患者連滴水也無法進食,最後病人不是被癌細胞打敗,而是被飢餓擊垮。

2001年,莊主任還是個住院醫師,就發表卵巢癌腹腔內化學治療的相關論文,而且以「臺灣」的名義來發表,列入美國婦癌教科書,後續被其他期刊引述多達64次;2006年則榮獲國家衛生研究院醫師五年研究獎助,全國每年只有2名醫師獲得該研究獎助,莊其穆就是拿此研究獎助金到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院進修,擔任婦癌研究員。

2008年9月,莊主任返臺,他除致力於臨床看診工作,還和工研院、中研院學者合作進行卵巢癌的奈米藥物開發。迄今,已有初步研究成果,準備投稿到國外期刊,國內某上市櫃藥廠對莊其穆主任的奈米新藥研發也頗感興趣,目前正在洽談技轉。莊其穆主任說,臨床上卵巢癌治療標準用藥、同時也是效果最佳藥物,是化學每次月經來潮或前1天,就開始痛經,常

可持續2天以上。楊醫師建議:除止痛藥外,中藥或針灸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,值得患者採用。

針灸可分為針刺及灸療。針刺是插針刺激人體穴位;灸療是穴位的熱刺激。過去不少中醫研究已證明,除已知針刺穴位可改變人體生理,進而產生治病療效外,人體穴位受到熱刺激後,也會引起一連串的生理反應,如灸療動物的內關穴位會造成心臟心跳速率改變;在膽囊附近的穴位灸療,可影響到膽囊括約肌收縮。這些生理的改變,都是灸療可以治病的主要依據和原理。

楊仁鄰醫師指出,例如紅外線照射穴位就是一種常見的中醫熱刺激療法,但紅外線的照射範圍大,穴位刺激不夠精準;改用安全性高又不痛的雷射針灸,雷射光光束比較集中,可精準地對準人體穴位進行低能量的光熱刺激,它就常被用在減緩治療用藥太平洋紫杉醇合併鉑化合物。

然而,太平洋紫杉醇難溶於水,必須將太平洋紫杉醇溶在特別的溶劑內,病患才能進行靜脈注射,這些特別的溶劑和太平洋紫杉醇溶合後,會增加太平洋紫杉醇的神經毒性,病患出現休克、心律不整、支氣管痙攣等機率也跟著攀升。莊主任和工研院、中研院所開發的奈米藥物,是將太平洋紫杉醇作成大小為100nm 的奈米顆粒,僅需使用普通生理食鹽水即可溶解,不必使用傳統的特別溶劑,進而減低藥物對人體的毒性。除傳統的靜脈注射,新研發的奈米藥物,也可經腹膜腔直接給藥。莊主任說,類似腹膜透析洗腎一樣,在腹腔切開一個造口,直接由此造口給藥,藥物由直升機送到門口,不需如靜脈注射一樣,要經由全身血液循環,爬過好幾座山,藥物才會到達。

依據衛生福利部統計,2012年女性10大癌症死因,卵巢癌佔第8名,平均每10萬名女性有4.5名死於卵巢癌。莊其穆主任指出,國內每年卵巢癌的新發現病患約有1100名,發生率約1.4%。由於病患被發現罹病時,大多已經出現遠端轉移或擴散,也沒有有效的篩檢方法,因此,卵巢癌的死亡率是所有婦科癌症中最高的。